當前位置:
首頁
>館員風采
金陵牡丹陳的種花生涯
發布時間2019-03-12?? ?? 字體大小:【

“嫣紅姹紫麗無倫,得助江山故有神。贏得游人似蜂蝶,風光盡屬牡丹陳。”

——作家俞律詩于《陳培光牡丹畫展》之后


提起陳培光,很多人不熟悉,金陵牡丹陳卻是家喻戶曉,畫家陳培光先生自稱是在紙上種牡丹的老農。


微信圖片_20190312125515.jpg 


非凡的藝術起步

牡丹陳的藝術生涯在今天看來,有大時代的烙印,卻也是大時代中個人非凡的選擇。

1949年之后二十年,培光先生的青蔥歲月是在軍營中度過的。

回憶起 1949年9月,那時16歲的他看到文工團演出,胸中滿腔熱情被點燃,就瞞著家人,偷偷跟隨部隊走了,離開家鄉福建漳平,從此一步步竟是和金陵,和部隊結下了不解之緣。“那時的我,就是憑著一股子熱情,雖然是在文工團,但我不善于唱歌跳舞,就寫標語,做最基本的美工工作,那時候多為配合政治,但人年輕的時候就是會跟著這股熱情一直走下去。”后來的他就是在這樣的生活經歷中很自然的走上了繪畫創作的道路。

這個開始就注定了他走著一條不同一般藝術家的道路——先工作再學習,在生活中學習,藝術扎實地植根于生活。培光先生謙虛地說:“有人是特別有天分的,而我不算在其中,了解到這一點,我更知道自己需要比別人更努力地去學習。”

藝術在平常人眼里更像是務虛的,但是藝術家在背后的努力卻是實實在在的,至少在培光先生這里格外需要去協調好工作和學習的關系。1961—1963年,他一邊工作,一邊在南京師范大學業余大學繪畫班學習,彌補繪畫基本功。功夫不負有心人,他的工筆國畫《童年當長工的地方》,在1964年全軍第三屆美術展覽中獲獎,一舉成名,讓當時人發現了這位才思新穎的軍中藝術家。此畫中昔日的江南農村地主門庭成為新時代的公社幼兒園,以其童年少年家鄉記憶,又融入江南一帶的建筑特點,有當時的時代印記,更以構思新穎吸引人,樸素明快,但從背景上已能看出其繪畫功力。


微信圖片_20190312125524.jpg


“那樣的畫現在已經很少見了,但當時確實是下了功夫,也讓我嘗到了繪畫的甜頭。”刊登于1964年《新民晚報》的一篇文章中,培光先生撰文《用畫筆傾訴我的愛憎》,嶄露頭角的時候,他的“扎根于生活,面向群眾,緊貼時代,用心創新”的藝術觀漸見雛形,后來的許多年里,這個觀念,無疑是他藝術成就的一大法寶。

問及他在要工作,又沒有固定老師的情況下如何學習繪畫的。他說自己有兩個老師,一個會說話的老師,一個不會說話的老師。“在軍人俱樂部展覽部工作時,有更多的機會看展覽,那些畫不會說話,我就臨摹,借此來和畫申博;會說話的老師,就是在展覽中偶遇的那些繪畫及藝術評論大師。比如陳大羽老師去看畫展,他站在一幅畫前很隨意地評論它好在哪里,哪里是敗筆,他有時會熱心的告訴我一枝一葉應該怎樣畫才更好,我悉心聽來,再學著摸索著,就受教了。沒有老師,人人就是我的老師,隨處隨時可以學習。”那時他在下班后匆匆吃過飯,休息十分鐘,就趕緊回到展覽室,認真研磨,就是這樣日漸積累起來的。人生三十而立,是藝術家業有專攻的大好時光,而培光先生光芒方初現。

 

新時代的大轉折

1969—1979年間的十年,用培光先生自己的話來講就是更充分去接觸群眾,積累生活經驗的時候。1969年自南京軍區軍人俱樂部轉業,1970年輾轉到浙江生產建設兵團三師政治部宣傳科,1976年復回南京針織內衣廠從事美術設計。在繁忙的宣傳和服務于生產的過程中,他也沒有放下畫筆,畫筆已然丟不開,從此成為和衣食住行一般重要。“那時知道了自己不會放棄畫畫了,就沿著這條路平常的走下去,雖然是全面撒網,但已經向花鳥畫側重。”

1979年他調入申博省美術館,才真正能集中全力到自己滿腔熱情的藝術上來。

新時代也給花鳥畫創作回歸帶來了新空氣,讓他有了更多的心力,更自由地畫出已經日漸鐘情的牡丹。“我原來是畫凌霄,牡丹太普遍,不容易參加展覽,而且在人看來很俗,紅花綠葉俗氣,專業人員認為不登大雅之堂,可是它富麗大方,有中國老百姓喜歡國泰民安生活興旺的愿望在里面。想讓更多的群眾喜歡,專家認可,這條路有點逆難而上,抱著做做看的心態,就一直走下去了。”他慢慢琢磨出寫意人物畫要求較高,而自己早年并未收到系統的繪畫教育,這是客觀事實。揚長避短,他于繪畫中專力于花鳥畫,又于花鳥畫中發揮畫牡丹之長。

牡丹花朵大,色彩妍麗不失嬌秀,既是尋常百姓家中的富貴年景花,又以天姿國色寄托著華夏國泰民安的大愿景,是高尚、堅韌、富而不驕、貧而不饞的花中仙子,牡丹精神之豐富人人皆可從中汲取涵養。中國畫牡丹的人成千上萬,但真正畫得好的鳳毛麟角,培光先生深知這一點,藝術上的較大轉折需要膽識,而真正讓這條常人不敢走的小徑變成大道的,還是培光先生從未喪失的孜孜以求。

“廢寢忘餐畫筆忙,牡丹灼灼映培光。生機勃勃傳神韻,秀麗清新意遠揚。”申博詩人單德清如是稱贊他。要畫好牡丹,閉門作畫,沒有自然界中真牡丹的視覺沖擊心靈興發是遠遠不夠的,這個牡丹的鐘情者的足跡因此遍布了南南北北的牡丹家園。金陵的牡丹園,洛陽的牡丹節,春城昆明的牡丹展,塞外北疆的牡丹秀,凡牡丹盛開之處,他都慕名循跡而往,是精神的滋養,聊慰愛牡丹之心,同時也積累下大量的繪畫素材,繪畫創作的基本積累上,心靈中的牡丹精神也成型了,因為摯愛之情,牡丹陳筆下的牡丹也是有情的。南京藝術學院教授丁濤在其畫評中說,“……他的視覺不在對牡丹品種的步趨,而在于以靈感透視‘心中的牡丹’,不斷致力于對牡丹風骨和審美內涵的開掘。在生機盎然、噴薄時代的總體氛圍營造中,濃麗、典麗、秀麗、俏麗、壯麗、婉麗、冷麗等種種審美情韻從不同的畫幅上播揚出來,而化為人們豐富的精神食糧。”


微信圖片_20190312125529.jpg


畫牡丹要像,就像孩子的臉,太抽象則看不出是牡丹,花頭細致,枝葉寫意,“雅與俗的處理上,群眾喜歡鮮艷,又要有藝術的品味,調動各種藝術手段,構圖、色彩等,畫家只能夠運用造型來感染人。”“在似與不似之間”,“太像不成戲,也不成藝術”。牡丹陳崇拜寫意花鳥大師吳昌碩,“不在像,而追求氣勢”,對其構圖多有研究。受吳昌碩創作啟發,他嘗試在畫中多用斜線,就能形成動的感覺,畫中花似迎面而來,與人向呼應。公園里不能見到這樣多的牡丹,內行看門道,多做研究,摸索出自己的風格,他自豪的說,蓋上名字,人家也能指出“這是老陳畫的”。

以情寫形,是牡丹陳對花鳥牡丹藝術的升華,一般工筆畫的牡丹難以達成立體的空間感,而個性過強的寫意牡丹畫作又難以傳出現實中牡丹富麗之美,“叫牡丹卻不像牡丹”,而真實和藝術中牡丹統于一體,在牡丹陳的畫作中活靈活現,不僅賞心悅目,而且耐得起反復品味。雅與俗,是所有中國藝術中的兩面,卻容易形成對立,牡丹畫亦不例外,牡丹陳卻以情摯以心靈統攝兩者。在他的筆下,牡丹花形的大小,花的姿態、顏色、動靜,布局疏密,具體到線條、角度、構圖方面,他都反復思量,只為以情寫牡丹之美。

“問渠那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自然中的牡丹品種雖多,但可以分類分科詳盡,牡丹陳筆下的牡丹卻是常畫常新,常畫常美的,紫的堂皇,粉的鮮妍,甚至綠的清麗通透,灰的淡雅端麗,千般顏色皆可取來畫牡丹了。鮮花還需綠葉襯,于牡丹花色精益求精,要達到整體效果的美,他對畫葉也是一絲不茍,向生活中處處尋找借鑒,比如有一年除夕,和家人一起看晚會,大屏上出現了大幅春色滿園圖,那熱烈的景色讓他頓時靈光一現,為何不嘗試紅葉牡丹呢?試用到畫作中,竟是真的收到了前所未有的效果,紅葉紅牡丹,欣欣向榮的氣氛,一方竹籬,一支春藤,一幅盛世春暖花似錦圖就出來了。他構思上一直在創新,善于與表現形式配合,“比如很多人畫樹,但現在的畫紙不高,就限制了樹的氣勢。”


微信圖片_20190312125533.jpg


功夫不負有心人,培光先生不僅畫出了牡丹,而且將自己的姓名與牡丹相連——畫界贈之以雅號“牡丹陳”,無疑是對他的莫大稱譽。讓“牡丹陳”自豪的是,即使遮著署名,觀賞者也能看出,這富麗高貴、雅俗共賞的牡丹就是牡丹陳畫的。化大俗為大雅,漸漸,金陵畫界有了一個廣為人知的“牡丹陳”。

繪畫要深入生活,花鳥到處可見,讓人過目難忘的卻不多見,花鳥畫本身傳統豐富,創新卻較難,形成自己的風格更難。46歲改行的培光先生成為牡丹陳實屬不易,但這條路他堅持走下來了,并且成就卓著。1988年,他的中國畫《逢時開口笑》參加申博省第三屆花鳥畫展,被省文化廳、美協評為“優秀獎”,1991年中國畫《回春》獲申博省文聯優秀獎,2000年《墨牡丹》獲文化部、中國文聯銅獎,2003年中國畫《牡丹為國色》獲省文化廳、省僑協優秀獎,2004 年《富而思源》獲文化部、中國文聯的特別榮譽獎,2004年《清韻》獲日本富山縣水墨美術館優秀作品獎,2007年《牡丹》獲《慶祝香港特區成立10周年當代中國書畫名家作品展》特別金獎。其畫作數年來已被數次結集出版,有《中國當代藝術家畫庫——陳培光》、《新芥子園畫譜——花鳥卷》(與畫家何鳴合著)、《金陵牡丹陳畫集》、《當代中國名家精品展——陳培光作品》、《當代中國畫名家精品展作品集》等。與創作日臻爐火純青同步的是藝術理論的系統化,培光先生已出版理論專著《學畫入門——寫意牡丹》(1997年由申博美術出版社出版)、《畫牡丹要訣》(2000年,申博美術出版社出版)。

 

陽光的會長與明星

1995 年離休至今16年了,他的牡丹生涯并未因此告終,反而更充實繁忙。培光先生年近八十,卻精力充沛,心態陽光。他饒有興致地介紹近來的工作計劃。

一是致力于申博省花鳥畫研究會的藝術交流、出雜志。自2000 年以來他連任兩屆會長,這個完全自籌經費的民間組織一直堅持著,并且風風火火,日漸專業化。研究會堅持一年出六期雜志,定期組織交流、展出,現已有數年歷史,有會員400余位。“申博花鳥畫有優勢傳統,但是現在寫意花鳥畫的長處沒有完全發揮出來,在全國名氣不大,寫意難在要化繁為簡,要為整體振興多貢獻一些,讓藝術貼近群眾,也吸引更多的藝術愛好者。”給平民以接觸中國傳統藝術的機會,給花鳥畫家以展示才華的平臺,面向群眾,這是他的愿望。

二是預計在國內外舉辦個人展覽。自牡丹創作成名以后,培光先生陸續在國內的申博、福建、山西省、臺北市,國外的美國舊金山、馬來西亞的怡保市、新西蘭的奧克蘭市等舉辦個人展出,2010年捐給故鄉福建漳平市51幅畫,陳列于當地文廟中。同年他以新西蘭見聞創作的中國畫在當地市政廳展出,“當時有感于新西蘭風土人情,景物事物人物新穎可愛,用國畫筆法畫異國風情,是一個嘗試,主要也是為了讓更多的外國朋友了解中國畫。”目前他計劃畫一批更大的,樂呵呵地忙碌著。


   

讓路                                                                                 空中來客

陳先生旅居作品

 

三是讓“金陵組合”成果更豐富。金陵組合,是由南京的十位山水花鳥畫家組成,以往筆會、慰問中結識,2009年去泰州實地寫生,評論家馬鴻增時尚稱其為金陵組合。“金陵組合從古人的雅集得來的啟發,此組合正是在長期展覽、研討中誕生的意外成果,大家相互配合,各展其長,將隨意的雅集體現于一幅畫中,保留雅集的隨意特點,又要有同一的主體,創作要經得起藝術的要求,避免松散,就像合唱,講究協調,各種樂器配合才能奏出美妙的音樂。”這種形式這在當今畫界還是很少見的。目前陳列于申博省文聯大廳的《盛世春光》(10×45m),很符合文聯工作的宗旨,那正是金陵組合的作品。有了成功的經驗,金陵組合開始了對寫意花鳥畫突破的嘗試。淡泊名利、又有花鳥畫的較深功力,切磋琢磨、揚長避短,這群志同道合的花鳥畫家們集中一處交流創作,計劃推出新作,讓金陵組合為更多的人知道,他們無疑將是傳統藝術中的新星。

此外,牡丹陳還有教書的想法,大半生時光都忙于工作忙于畫作,今日為人師,一腔熱情,也算是對藝術傳承的另一種貢獻,他忙碌而充實。

 

明朗的老農牡丹陳

時至今日,再問培光先生為什么走上這樣一條道路?

他答,首先是愛好,“畫畫能讓人家喜歡,不同于一般的娛樂,群眾喜歡,又有教育意義,有它的社會價值。我在年輕時已經鑄造出了這樣的人生觀,關心社會,關心國家,這樣的人生才有意義,明白自己活著為了什么,手中的筆,也正是要發揮這樣的作用。”群眾喜愛和按藝術規律是他一直秉持的藝術觀念。

“群眾喜歡,又能陶冶人心,這樣自己畫著也心情好。未必去時時面對真實的牡丹,因為心情的不同,心中的牡丹是不同的,生活中處處有啟發,比如看春節聯歡晚會,看到電子屏幕上的牡丹,由此想到,牡丹葉子也不必都是綠的,常畫常新,生活是多彩的,永遠有可汲取的養料。”他說目前為止,自己最滿意的作品,是下面一張,“畫畫總有遺憾的地方,但比電影要好,可以再畫,也是無止境的藝術,永遠畫不完。”

見到培光先生本人,無人不被他矍鑠平和的精神氣感染,“整天對著牡丹,跟她們對話,經常看著鮮艷的顏色,也讓我自己心情舒暢。心情不好的時候,我就不去畫牡丹,沒有‘感時花濺淚’的,她們都是陽光的。人生的路不可能一直平坦,但我們總的目標還在那里,受點波折和坎坷不算什么,放下這些,把它們當做鍛煉,看到好的方面,能更多更清楚的認識事情,要避免私心。牡丹的精神正是風骨,富貴,堅韌不拔,把愛獻給人間。”淡泊名利、平和熱力,古人云“畫乃心印”,培光先生筆下的牡丹正是他本人品格的寫照。

人生四十而不惑,培光先生已七十有余了,人生怎么活是最好的?在他那里,走這條路是值得的,“精神可以留下,是帶不走的,藝術可以變成作品留下來,只要真正有價值的就能留下來。但這不能苛求,不靠宣傳,是努力去追求的自然狀態,總會有收獲的。95 年的牡丹專題展覽上,美術館長朱葵先生提此名,但我更覺得自己是‘在紙上種牡丹的老農’,要勤勤懇懇,一直耕耘下去,不問春夏秋冬,先要耕耘,才可能收獲。”

人生七十古來稀,充實的陽光的金陵牡丹陳一直在耕耘,正像他紙上常畫常新、國色天香的牡丹,生命力無限。


人物簡介

陳培光,號阿光,金陵牡丹陳。1933 年生于福建漳平市。1949 年參加閩粵贛邊縱文工團,1962 年畢業于南京師范學院業余大學繪畫班。1964 年創作的中國畫《童年當長工的地方》獲解放軍總部優秀獎,上世紀六十年代末轉業后到申博省美術館工作,八十年代起專攻花鳥畫,1995 年在申博省美術館舉辦牡丹專題畫展,畫展深得好評,被譽為“牡丹陳”,同年應邀到美國舊金山舉辦個人畫展,1996 年赴馬來西亞舉辦個展,2005 年赴奧克蘭舉辦個展,“金陵牡丹陳”的雅號隨之名播海外。現為申博省美術館一級美術師、中國美協會員。2000 年被申博省文史館聘為研究館館員,并被選為申博省花鳥研究會會長,2006 年連任。2010 年無償捐贈自己的中國畫作品 51 件給家鄉福建省漳平市,現收藏于漳平市文廟內。已出版作品有:《陳培光中國畫選》、《金陵牡丹陳畫集》、《學畫入門——寫意牡丹》、《新芥子園畫譜——花鳥卷》(合作)、《畫牡丹要訣》、《當代著名畫家技法經典——陳培光寫意牡丹》等,個人簡歷被收入《當代美術名家》等辭書。

打印本頁】【關??閉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关于炸金花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