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館員風采
隨遇而安陳積厚
發布時間2019-03-12?? ?? 字體大小:【

常人看來,一位和趙無極、林風眠、林散之等大家都有私交的老頭,應該活得很富足才對,陳積厚老人不是,從家中擺設可以看出,他的生活平靜簡單,只要他愿意出售部分珍藏的大家作品,他一定也能當個老富翁,但是陳積厚只是輕輕笑笑,“知足常樂,淡泊名利;逆來順受,隨遇而安。”這就是這位老人的人生箴言。

要是在街上走,眾人當中只是一個普通的老頭而已,誰能知道這是一位書畫名家呢?

見到我們的時候,陳老人拿出一摞整齊的南京日報,細聽他講述,才明白這是個有趣的誤會。原來新年里,南京日報集團決定免費給所有在寧的申博省文史館員贈送一年南京日報,但是由于疏忽遺漏了陳積厚。自從元旦,陳老發現自己的郵箱里多出一份報紙,心中忐忑,以為郵遞員送錯,因此每期都疊得整整齊齊,一直準備物歸原主。

 

為人師表問心無愧

前年的教師節,陳積厚做了一首打油詩:

富貴浮云不屑求,杏壇三尺幾春秋;

桃秾李郁爭芳艷,蠟炬成灰到白頭。



陳老說他一輩子庸碌,對于他的從藝經歷一帶而過,但是談到自己的教師身份,他說自己問心無愧。

他曾擔任過素描、油畫、人體解剖學和書法的教學任務,后面兩項原本都不是陳老的本職工作,而是課程缺人,被領導安排補缺。即使是這樣,陳老也沒有隨便應付,他引以為傲的是,為了弄清楚人體和各種動物的身體結構,他專門去到醫學院與農學院進修,他說,很多同事甚至是前輩都只是綜合材料便走上講壇,人云亦云。

“有些經典教科書說哪塊肌肉是一塊,我就非常理直氣壯地告訴學生,其實是兩塊,而且我用解剖的實例講出來。雖然都是很簡單的東西,但是不真正解剖接觸不到。”陳老說,找找材料也可以上課,但是心里不踏實,自己做事一定負責,教學更要有科學精神。

在上世紀 80 年代,幾次有學生因為夠不到學校招生條件,陳老都盡可能地幫助他們,一次一名徐州考生錯過了南藝書法班的報名時間,而陳老惜才,專門向領導請示,為他一個人重新設置入學考試,這名謝姓考生現在已經成為一名頗有影響力的軍旅書法家。

還有一次,一名師范學校畢業的大齡考生誰也看不上眼,沒有能夠進入書法班,而陳老獨具慧眼,把他納入門下,不到兩年,他就獲得了全國大學生書法比賽的前三名,現在這名學生已經在廣州某高等院校擔任院長。

提起這些往事,陳老都說自己只是學生的引路人,主要還是他們自己的功勞,學生桃李濃郁能夠成材,自己這個糟老頭心中也坦蕩。


受恩師影響一生淡泊名利

陳老祖籍福建,是一名歸僑,1926 年,他出生在菲律賓馬尼拉,為了接受完整的中國傳統文化教育,很小的時候他跟隨母親回國。

因為愛好畫畫,1946 年,20 歲的他考到杭州國立藝專學習西畫,那個時候一心向學的氛圍很濃,有已經大學畢業的畢業生因為喜歡美術,又來到國立藝專從一年級讀起,陳積厚自我感覺基礎不牢,主動要求從 3 年制轉為 5 年制,前兩年預科,學習素描,打基礎,后三年學習油畫。

在杭州,陳積厚遇到了兩位影響自己一生的恩師——趙無極和林風眠,現在他的家中還掛著一副 1947 年趙無極的真跡。陳積厚只比趙無極小 5 歲,二人亦師亦友,雖然 1948 年,趙無極留洋法國,兩人僅僅相處兩年,陳積厚還是尊敬地稱無極先生為啟蒙老師,趙無極每周只休息周六下午半天,其余時間全部用來畫畫和教學,趙老之于藝術的執著對陳積厚影響極大。

另一位恩師便是國立藝專的林風眠校長,陳積厚在他的畫室中也學習過三年,除了教學上的師生情誼,他更是敬佩林校長的畫品和人品。


    微信圖片_20190312125219.jpg

     微信圖片_20190312125225.jpg

趙無極、林風眠兩位先生及其作品


陳積厚記得林校長經常在畫室里畫到凌晨 2、3 點鐘,白天還去正常授課。林校長的夫人是法國人,1953 年夫人和女兒女婿去巴西,而 50 來歲的林風眠一個人留在國內,請一個保姆一天到晚畫畫,兩耳不聞窗外事。

由于林風眠畫的是 19 世紀印象派,在解放初期的文藝方針相悖,后來林辭職回家,杭州方面依舊給他發工資,他卻把錢退回,既然辭職,堅決不要杭州方面的工資,生活靠賣收藏的唱片維持。

后來上海方面給林風眠在美協安排一份工作,工資并不高,當時國家收購他的畫,一張20 塊,在香港可以賣到 1、2000 塊,80 年代出國的時候,國外已經賣到 1 萬塊,他走的時候還送國家 100 幅畫,100 個瓷盤,現在都收藏在上海美協。

林風眠的廣東一位同鄉要為他建個人美術館,林風眠不肯,而是堅決把 100 萬留給杭州作培養留學生的獎學金。

這些事都深深地影響了陳積厚,他坦言,受到二位恩師言傳身教的影響,自己也看淡名利,身居陋室而怡然自得。

 

生活需要放棄油畫

從國立藝專畢業之后,陳積厚在山東大學藝術系教書,1952年合并到無錫,改名華東藝專,1958 年學校遷址南京,更名為南京藝術學院,到南藝之后,陳積厚被安排在美術系,除了素描之外,教人體解剖學,后來素描有人教,領導安排陳積厚專攻人體解剖。

師從趙無極林風眠兩位大師,大學生涯學的也是油畫,現在的陳積厚老人卻幾乎不再談論油畫,陳積厚老人笑稱,這是逆來順受的結果。

浩劫年代,為工農兵服務的年畫、連環畫成為最高貴的畫種,而油畫成為資產階級藝術,他的老師成為資產階級藝術的頭頭,陳積厚也跟著倒霉,文革中,他的檔案里被寫到“思想反動”。就是因為油畫的緣故。

他也進過牛棚,從1967年起在江浦一個學校的農場勞動,種了兩三年的菜。文化大革命中,他的顏料、畫冊都被抄走,之后學校恰巧安排他教解剖,書法老師少了,又被安排做書法老師。從此就不再創作油畫,談起那段經歷,陳老道出一句:“人總要生活的。”

現在聽到定居巴黎的趙無極先生已經老年癡呆的消息,陳積厚也是一聲嘆息。

陳老說:“那個時候,我們的老師地位都很高,對我們的鼓勵、期望也不是現在這樣子的,當年總想,學油畫至少要到歐洲去看看的,所以心中還是有個夢。”

陳老笑笑,又說:“都是過去,不提了。”

雖然聽力不算好,左眼白內障,陳老自嘲為“半聾半瞎”,但他身體依然硬朗,自己張羅著燒水泡茶,每天早上 7 點前,他就會出門,從定淮門大橋,沿著外秦淮河,一直走到清涼門大橋,在沿途的公園練腰練腿,他說自己身體不錯的秘訣就在于堅持鍛煉,特別注意腿和腰的鍛煉。

“知足常樂,淡泊名利;逆來順受,隨遇而安。”陳老緩緩吟出 16 字人生感悟,“所以能高壽,這不算秘訣,算是心得吧。”

 

轉攻書法和林散之亦師亦友

70 年代初期,陳積厚開始從油畫轉向書法,他從小和書法結緣,從小便愛好,50 年代起開始寫字,有一個教書法姓丁的老先生退下之后,1973 年以后他開始在南藝教書法。


陳積厚先生作品


他拿出幾幅書法作品,“秧歌鼓舞換新顏,港澳回歸喜凱旋;甲子重周臻至治,繁榮昌盛送華年。”來自民盟申博委員會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 60 周年書畫展。

“百歲滄桑終有期,喪權辱國最堪悲,紅旗高舉香江日,應是穆公息怒時。”喜迎香港回歸詩一首。

他說,能夠切題,能夠自娛,就已經足夠。現在這把年紀,除了鍛煉,就是寫字;除了寫字,就是鍛煉;家務事不管,吃現成的。

陳老和肖嫻林散之的關系都不錯,曾發表論文《談肖嫻的書法藝術》。林散之尚未聲名鵲起之前,他便和林散之關系非常好,一方面林散之是他的前輩,另外他和林老的大兒子林昌午在杭州曾是同學。有一段時間他每周去看望林散之兩次,南藝的學生老師想求一幅林老的字,都來找陳積厚。文革之后,林老年齡還不算太大,還能寫字,每逢過生日或是春節,他都會寫字給陳積厚。

陳積厚曾經寫過一篇陳毅詩作書法,送給林老,林老特別寫了“積厚學業日進有一日不見如隔三秋之意,愧不能書,只撿舊作詩一首應之。”看了陳積厚之后,寫了他的一首舊作唱和。陳老說林老對他比較關愛。

到后來林老被譽為當代草圣,當上全國政協委員,頭銜和名聲越來越大。即使別人有所托付,陳積厚也很少開口麻煩林老。

不過有時候林老過生日,或者是春節,陳積厚去看他,林老還是會高興地寫字送給他。

“年年離別寫新箋,馬尾江頭又一年;為賦七言詩一首,送君壓歲愧無錢。”這是林散之送給陳積厚的一首打油詩,題款為:陳積厚年假回閩作此贈別。林老八十一歲

提起林老的晚年生活,陳積厚嘆了口氣,晚年的林老被家人鎖在家中,怕別人偷字,鑰匙都被兒子媳婦保管,圖章也被大兒子收起來,只有客人上門買字的時候,打開門讓買家瞧瞧,是林散之沒錯,替他洗洗臉,讓買家看。

陳老愛字,不過年近九旬,每逢冬夏季節,太冷或是太熱,老人手抖得厲害,難以提筆;不過春秋的時候,只要手穩,他還是會天天提筆,現在他還在研究章草,他說等 90 歲之后,要出一本像樣的作品集。


人物簡介

陳積厚,男,1926 年 5 月生于福建,漢,民盟,大學本科,1951 年畢業于中央美術學院華東分院繪畫系;1951 年在青島山東大學藝術系任助教;1952 年院系調整遷無錫并入華東藝專,1958年遷南京更名南京藝術學院;南京藝術學院教授,1989 年退休。

文字方面:編著有《造型人體解剖學》、《藝用人體三十八講圖譜》、《書論要錄》等;論文主要有《懷素和他的書法藝術》、《談肖嫻的書法藝術》、《在油畫民族化的道路上邁進》、《白云居法帖采跋辨偽》、《黃慎和他的題畫詩》;在《南藝學報》、《藝苑》等刊登 20 多篇。

書法方面:草書《趙孟兆頁論書詩》參加日本愛知縣展美術館展覽,收入《申博書畫展》;草書《曹操龜雖壽一首》參加愛知縣美術館展覽,收入《中國書法家五十家作品》;草書《論傳統一節》參加申博省書協會員書法篆刻展覽被評為優秀作品并獲榮譽證書,收入《中國當代書法大成》;草書《蘇軾詩》參加日本成田開勝寺開基一〇五〇紀念展覽,收入《成田十勝寺開基一〇五〇紀念中國當代墨寶集》; 草書《蘇東坡詩二首》參加愛知縣—申博省教師書法展覽,收入《愛知縣申博省教師書法展覽作品集》;真書《杜甫游何將軍園一首》參加“日中書法展”收入《日中書法展圖錄》。草書《梅嶺三章》參加全國書協會員作品邀請展被評為優秀作品并獲榮譽證書;書法《王維詩一首》參加兩岸美術觀摩收入《兩岸美術觀摩作品集》;行書《蘇軾檀木詩》參加文化部國際中華書畫藝術臨摹大展并獲榮譽獎;草書《迎香港回歸一首》參加文化部上海市中國書畫藝術作品大展并獲優秀獎。

打印本頁】【關??閉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关于炸金花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