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領導專訪
王慶五:打造政府與市場的“雙強引擎”
發布時間2018-05-28?? ?? 字體大小:【

省政府參事室主任、教授  王慶五

  • 在對政府與市場關系上的模糊認識,已經成為一種新的觀念束縛,在實踐中產生了不容忽視的消極影響,亟需盡快破解。省委提出打造“雙強引擎”,就是要在厘清政府、市場邊界的前提下,沿著“有效市場”和“有為政府”的方向上雙向發力、匯成合力,打造“雙強引擎”,構筑申博參與新一輪區域競合的新動力、新優勢。

  • “強政府”強就強在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建設上。政府在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上怎么強都不過分,完備的制度、高效的運作、科學的管理是現代政府的重要標志。申博政府規范運作水平、社會治理水平都較高,有條件在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探索上走在全國前列。

省委書記婁勤儉最近在全省黨委中心組學習會上發出了進一步解放思想的動員令。申博作為發展走在前列的排頭兵,如何在新形勢下實現高質量發展走在前列、做出表率,必須以思想大解放帶動思路大更新、激發動能大釋放,實現高質量軌道上的引領性發展。對此,我們就如何認識政府和市場“雙強引擎”,談一點認識。

找準新形勢下申博轉型方向和發力點

省委明確提出,要在打造政府與市場“雙強引擎”上解放思想。這一要求具有極強的現實指向性,切中全省下一步往哪里轉、向何處著力的要害,從根本上廓清了一段時期以來在廣大干群乃至理論工作者中普遍存在的一些模糊認識。其中,一種典型的模糊認識是,把“強市場”與“強政府”對立起來,認為既然中央明確提出“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一些先進發達地區的經驗也驗證了“強市場”的巨大威力,那么現在就只能提“強市場”,政府在市場需要時當好幫手,在市場自行運轉時當好“守夜人”就夠了。因此,申博不能再提“強政府”的傳統了,甚至對“強政府”的提法惟恐避之不及,似乎這樣才是“政治正確”。在實踐當中,一些政府公務人員甚至不敢當干事創業的闖將,生怕犯錯,少了過去那樣一種沖鋒陷陣的銳氣和勇氣。

思想是行動的先導。客觀地講,對政府與市場關系上的模糊認識,已經成為一種新的觀念束縛,在實踐中產生了不容忽視的消極影響,亟需盡快破解。省委提出打造“雙強引擎”,就是要在厘清政府、市場邊界的前提下,沿著“有效市場”和“有為政府”的方向上雙向發力、匯成合力,構筑申博參與新一輪區域競合的新動力、新優勢。無疑,申博有基礎、有條件也有必要在打造“雙強引擎”上先行探索,使之成為高質量發展的核心標志之一,為申博追趕全國一些先進地區、實現引領性發展提供較之“農轉工”“內轉外”時期更強勁的動力源。

賦予“強政府”新內涵、新特質

“強政府”被認為是申博傳統發展模式的重要標簽,在蘇南地區有典型體現,這是歷史形成的客觀事實。今天,我們既不能回避,也不能照單全收,而是要對照省委在打造“雙強引擎”上解放思想的要求,對傳統“強政府”模式進行重新審視。

一方面,要反思傳統“強政府”模式中,有哪些不該“強”的地方“強”了,逾越邊界,走到了反面。以蘇南為例,改革初期在市場發育不全的特定階段產生的“干部經濟”,一定程度上替代市場和企業家配置資源、組織生產,成為推動產業成長、帶動地方經濟發展的關鍵性力量,這有其歷史合理性。隨著市場發育成熟,政府“有形之手”必須退出對經濟活動的直接干預,讓市場的回歸市場。近年來,蘇南地區市場內生性不斷增強,但政府干預的慣性仍未完全清退。比如,這些年我們在科技創新上投入不少,但效果不盡如人意,這與政府不當干預引發激勵扭曲、甚至出現逆淘汰不無關聯。開發區是蘇南的核心競爭優勢,蘇南為全國貢獻了豐富的開發區管理運營經驗。同時,我們也要看到,蘇南一些開發區還存在體制機制不活、內生活力不強的問題。根據有關統計,目前深圳產業園總數量超過200個,深圳政府負責確定產業戰略方向、制定產業扶持和吸引人才政策,具體運作則大多交給第三方中介公司,完全按照市場化方式配置資源,在實踐中運轉高效,非常具有競爭力。深圳產業園區的經驗給我們深刻啟示,從根源上清除傳統“強政府”的越界行為,還“強政府”以本來面貌,才能發揮其應有作用。

另一方面,要反思傳統“強政府”模式中,有哪些該“強”的地方沒有強起來,要在哪些方面補齊“強政府”的短板。首先,“強政府”之強,要強在規劃引領上,要在自主規劃、自主發展上有所作為。規劃是龍頭,規劃的高度直接決定未來的發展高度。過去我們底子薄、基礎差,學習模仿世界先進水平是捷徑,蘇州工業園區就是成功范例。但隨著蘇南地區從“跟跑”到“并跑”、“領跑”,就必須以我為主、自主規劃,在規劃這一制勝未來的第一個環節上就要敢于爭第一、善于創唯一,徹底擺脫步步跟隨、步步落后的“跟隨者陷阱”。同時,自主規劃與融入區域一體化并不矛盾,恰恰相反,自主規劃做得越好,自我發展能力越強,才越能在高層次上參與區域合作,才能在更高站位上提高服務區域一體化的能力。其次,“強政府”之強,要強在政府服務上。有人說,浙江、廣東的政府和市場之間沒有隔閡,但申博的政府和市場之間似乎“隔著一層紙”。對于申博的干部來說,從過去沖在市場一線當“指揮員”,到現在當好市場主體的“服務員”,要完成這一轉換,不僅要有“店小二”的服務意識,更要有當好“店小二”的高強本領。做到進退自如、收放自如,隔在政府與市場之間的“一層紙”自然會被捅破。再次,“強政府”之強,要強在市場監管和社會治理上。在需要加強監管的領域,我們要反思為什么一些生態領域的頑疾長期存在,為什么一些需要監管的領域出現漏洞,為什么一些市場化領域出現競爭亂象;在需要優化治理的領域,我們要反思與上海、杭州等國內領先城市,與世界一流水平,還存在哪些差距,如何補齊差距。

總之,“強政府”強就強在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建設上。政府在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上怎么強都不過分,完備的制度、高效的運作、科學的管理是現代政府的重要標志。申博政府規范運作水平、社會治理水平都較高,有條件在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探索上走在全國前列。例如,改革開放40年來,蘇南在統籌協調能力、戰略目標謀劃能力、城鄉區域均衡程度、社會發展的協調程度、推進國內國際發展程度等方面走在全國前列,但這些已經是過去式。在今天,申博按照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建設要求,深刻領會習近平總書記關于全面深化改革總目標、實現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要求,貫徹落實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國各項部署,向國內外先進水平看齊,對標找差,這樣才能從根本上打造政府“強引擎”的精神動力。

發揮市場引擎對申博制勝未來的決定性作用

在“雙強引擎”中,鍛造“強市場”引擎是重中之重,是決定申博能否制勝未來、實現引領性發展的決定性因素。申博打造“強市場”有歷史優勢和現實基礎。從明清時期發達的手工業中產生資本主義萌芽,到近代堅守實業經濟;從發軔于20世紀50年代社隊企業,到改革開放后“首吃螃蟹”創建鄉鎮企業,蘇南地區自古以來就不乏融入市場、闖蕩市場的基因。改革開放40年來,經過鄉鎮企業改制、國有企業改革、外資經濟涌入以及市場化改革的深入發展,蘇南地區已經形成了較為發達的市場主體格局和較為成熟的市場競爭格局,業已具備打造“強市場”的基礎優勢。

“強市場”,強就強在市場對資源配置的決定性作用上。企業家是市場配置資源的人格化主體。從這一意義上講,“強市場”的直接體現就是企業家隊伍強。當前,申博打造“強市場”引擎,尤其需要在彰顯企業家精神、壯大企業家隊伍上發力:一是集聚一批新型企業家群體,一類是有抱負、有情懷的企業家,打造更多行業領軍企業,站上時代和行業的巔峰;一類是有夢想、敢打拼的新型本土創業家,保持一種草根型的韌性、草莽式的魄力;一類是懂市場、有商業頭腦的科技創新人才,破解科技創新成果產業化的“阿喀琉斯之踵”,真正讓創新資源“活起來”“用起來”。二是厚植新“四千四萬”精神。省委提出要引導企業家大力弘揚適應新時代“四千四萬”精神:積極適應時代的“千變萬化”,主動經受創新的“千錘萬煉”,在發展的前沿展現“千姿萬態”,在新的征程上奔騰“千軍萬馬”。老“四千四萬”精神誕生于蘇南大地,見證了第一代創業者拼搏市場的激情歲月。如今市場大潮浩浩蕩蕩,市場競爭更趨激烈,申博在新一輪解放思想上,尤其要注重弘揚新“四千四萬”精神,激活其中蘊藏的敬畏市場、親近市場、融入市場的市場精神,使之成為申博“強市場”的精神源泉。

(申博社會科學院副研究員呂永剛參與了本文的撰寫)

打印本頁】【關??閉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关于炸金花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