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館員風采
高雅飄逸超凡脫俗——記廣陵琴派大師、文史館員劉少椿
發布時間2018-10-22?? ?? 字體大小:【

陶基富

琴棋書畫,琴指古琴。琴為首位,可見其在人們心目中之崇高。兩漢以后,大琴家多半是文壇名流。他們將琴看成是修身養性、滌清心境的工具。史載,孔夫子為學琴藝,特遠赴衛國拜師襄為師,并將彈琴列為弟子必修的課程,因此古琴與文人結下不可分的關系。

由于時光的流逝,戰火的頻仍、朝代的更迭,古琴的地位和普遍性時有沉浮。但“江山代有人才出”,歷代都有一些琴家,為搶救和振興具有三千多年的古琴做出不懈的努力,交織成一曲綿延不絕的樂章。已故的省文史館員,南京樂社重要成員,南京藝術學院古琴教師、廣陵派杰出琴家劉少椿便是其中的一位。

劉少椿1901年生于陜西富平縣北陵堡一個鹽商家庭。1924年定居揚州,后在揚州裕隆全鹽號任職。劉老少時便興趣廣泛,對古琴、昆曲、笛、簫以及書畫、竹雕、拳術、劍術等無所不學,還喜好收藏拓碑及字畫古玩。1928年師從廣陵派著名古琴家孫紹陶學琴,并廣交琴友,常與王藝之、高治平、史蔭美等在一起切磋琴藝。劉老尊崇紹陶學問、品行,后又特聘請其來家中為子女補習古文。授課之余,又從孫紹陶學琴數年。少椿勤奮刻苦,無論寒暑,常常在夜深人靜時獨自在房內苦練琴藝,他常以“熟曲生彈”自勉。天長日久,終使自己的古琴藝術達到很高造詣。他不僅掌握了廣陵派的主要曲目,而且準確地把握了廣陵派的“跌宕多變、綺麗細膩、剛柔相濟、音韻并茂”的琴風,并承前啟后開一代古琴新風。

微信圖片_20181022105923.jpg

劉少椿的老師孫紹陶先生

 

劉少椿不但苦修琴功,還博采眾長,廣交天下琴友。抗戰前他經常攜琴去蘇州、常熟參加江南琴人雅集,與琴友們彈琴論藝,相互交流。琴友們喜歡聽其演奏技巧復雜、難度很大的廣陵琴曲《樵歌》,久之,少椿又得“劉樵歌”之美稱。研習之余,劉少椿傾其所有,多方搜集民間藏琴,擁有“龍吟”、“虎嘯”、“蕉葉”、“宣和”、“雪夜鐘聲”等許多古代名琴。其中“虎嘯”琴清雅絕倫,音韻不俗;而“蕉葉”琴也為上品,系明代制琴大家祝公望所制。抗日戰爭爆發,他置家業于不顧,卻攜所藏之琴東躲西藏以避戰亂,被親友譏為“琴癡”。那時,劉少椿的父親雖支持兒子彈琴,但還是希望他能繼承家業,振興商務。然而,少椿癡迷古琴日深,早已無心其它。所以,每當父親催逼其外出經商,他總攜帶古琴居于旅店客棧,深居簡出,研習琴曲,早把生意拋之腦后,以至生意虧損,回家常遭父親責備。少椿先生不僅對琴之癡迷無以復加,對所交琴友也誠敬至極。他與揚州一江之隔在鎮江任職的梅庵派琴家劉景韶之間的交往成為一段佳話。

那時兩人之間常常過江而聚,不論時局,不論古今,相互切磋,一心研討古琴、繪畫等藝趣。致使景韶吸廣陵派所長,取梅庵派之精髓,大大豐富和充實了琴曲的內涵。

劉景韶先生


抗戰時期,劉景韶先生拋家北上渡江避難,因所攜琴物較多,行動遲緩,加之時有敵機盤旋轟炸,劉少椿先生竟攜子女苦候在長江北岸迎接,等待與劉景韶同行。此情此景,令劉景韶非常感動。共同的愛好與志趣,使他倆成為莫逆之交。

微信圖片_20181022105930.jpg

劉少椿(前排右二)

 

父親過世后,這位嗜琴如命,不善經營又為人忠厚、樂善好施的劉少椿所經營的鹽號年年虧損,最后不得不關門歇業,家道中落,時常為衣食而憂。上世紀四十年代,為謀生計,他在鎮江師范附小圖書館任管理員,后經友人介紹又任民航庶務主任。但為時不久,又辭職回揚,靠典當變賣家中什物度日。盡管如此,他對琴藝的鐘情和追求卻終未消減。并于子女課余時間向他們傳授琴藝,其小女兒劉薇得其真傳,琴風琴藝均似其父,且嗓音好,成為新中國一代琴人,可惜在文革中英年早逝。

1956年,全國音協、文化部、國家廣播事業局聯合進行全國琴人調查。由中國音協副主席、著名古琴家查阜西以及王迪、許健組成調查組赴全國查訪琴人。他們來到南京后原本沒有去揚州的查訪計劃,但經著名花鳥畫家、古琴教育家張正吟提議,并由張帶領專程去揚州,走訪了廣陵派琴家劉少椿并對其所彈琴曲進行錄音,作為資料收存。琴曲是在南京錄制的,共錄下了《樵歌》《梅花三弄》《山居吟》《平沙落雁》《墨子悲絲》《龍翔操》《良宵引》《梧葉舞秋風》8首廣陵派琴曲。可惜,少椿先生的拿手曲目《古交行》等因其右手指甲在彈琴時劈斷不得不中止錄制,甚為遺憾,所以這首名曲至今未能傳世。

劉少椿為人謙和,琴藝精湛。在南京廣大民樂愛好者的盛情挽留下他欣然留在南京樂社教授古琴,張正吟、梅曰強、鄧文權、劉正春、林友仁、龔一、陳澤民、蔡彬新等先后向其學琴。此時南京樂社中已擁有夏一峰、王生香、趙云青(女)、甘濤、閔季騫等一批著名古琴家和民樂家。少椿先生的到來更加活躍了樂社的氛圍。這些老藝術家在一起謙恭友愛、相互切磋,經常為社會演出。劉先生還應邀去市文化宮舉辦古琴講座,開演奏會來宣傳介紹古琴,從而使古老的古琴藝術在社會上得到廣泛普及,學習古琴者日益增多并盛極一時。

 

年輕時的劉少椿

 

1958年,劉先生受聘于南京藝術學院任教。其間與甘濤、程午加教授編寫首部古琴教材,并與中央音樂學院吳景略教授共同編寫《院校古琴大綱》等。

劉先生于1971年病逝。后輩為緬懷先生,使廣陵琴藝能得到發揚,由其外孫陶藝牽頭,將先生存放在中國音樂研究所數十載的音響資料取出,提供給香港龍音制作公司精心制作了CD《劉少椿古琴藝術紀念專集》,現已在國內外公開發行。中國古琴學會會長吳釗先生曾這樣描述少椿琴藝:我與劉少椿先生雖久聞其名而一直無緣相識。遲至上世紀九十年代初,因研究之便,得以欣賞到上世紀五十年代全國古琴采訪的錄音,其中廣陵派大師劉少椿的演奏,高雅飄逸,超凡脫俗,在濃重的書卷氣中,流露出清高淡泊的品格,及內中蘊含的真情,在眾多的錄音中,其藝術境界之高、演奏技巧之妙,給我留下了難忘的印象,大有傾聽恨晚之感……

微信圖片_20181022105939.jpg

2002年3月23日,中國民族管弦學會古琴專業委員會、中國藝術研究院音樂研究所、申博省文史館、南京藝術學院和香港龍音制作有限公司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聯合舉辦了《揚州文化名宿劉少椿先生古琴藝術紀念會》,參加此次活動的有北京、天津、上海、申博等十幾個省市以及香港、臺灣地區和韓國、美國、日本等國的古琴家,黨政機關政府要員,音樂界、藝術界、科技界的老前輩和少椿先生生前好友、弟子及親屬。當年先生的好友和近鄰許玉琪、江澤群夫婦也專程從揚州赴京參加紀念會。這次盛會是為了緬懷劉少椿先生,贊揚他為古琴藝術的挖掘、研究、整理和傳承工作的默默奉獻、辛勤耕耘的敬業精神,弘揚先生“淡泊名利、樸實無華、專心治學、琴德最優”的高尚人格。

會后,與會的古琴藝術家在國家圖書館學術報告廳舉行了“紀念劉少椿先生南北琴人演奏會”,應北京大學古琴社邀請參加了“江南琴家北京大學古琴演奏會”。當晚,與會代表還觀看了“‘桃李芬芳’中國青少年民樂觀摩音樂會古琴專場”,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中國琴會名譽會長王光英等領導應邀觀看了演出。

微信圖片_20181022105942.jpg

打印本頁】【關??閉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关于炸金花的游戏